東西問(wèn)|胡芳:怎樣看待草原王國吐谷渾的歷史作用?

分享到:
分享到:

東西問(wèn)|胡芳:怎樣看待草原王國吐谷渾的歷史作用?

2024年06月30日 21:04 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大字體
小字體
分享到:

  中新社西寧6月30日電 題:怎樣看待草原王國吐谷渾的歷史作用?

  ——專(zhuān)訪(fǎng)青海省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文史研究所研究員胡芳

  中新社記者 潘雨潔

  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青海海西地區吐蕃時(shí)期墓葬、甘肅武威唐代吐谷(yù)渾王族墓葬群等考古研究工作持續開(kāi)展,學(xué)界對于在青藏高原北部存續了350余年的草原游牧王國吐谷渾的認識愈發(fā)全面、深入,不僅重新審視和認可吐谷渾為推動(dòng)絲綢之路青海道興盛和東西方文化交流作出的貢獻,更將其興衰發(fā)展史視作中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縮影。

  絲路“中介者”吐谷渾具備怎樣的民族性格與文化心理?其興衰發(fā)展史對當今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、各民族“各美其美、美美與共”有何啟示?近日,青海省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文史研究所研究員胡芳接受中新社“東西問(wèn)”專(zhuān)訪(fǎng),回答上述問(wèn)題。

  現將訪(fǎng)談實(shí)錄摘要如下:

  中新社記者:草原王國吐谷渾緣何而來(lái)?建立政權后的吐谷渾如何不斷與周邊地區交流、融通?

  胡芳:歷史文獻記載,吐谷渾原是遼東鮮卑慕容部首領(lǐng)涉歸的庶長(cháng)子。公元3世紀末,由于部落壯大而草場(chǎng)狹小,吐谷渾與其弟慕容廆發(fā)生矛盾,從此率部西遷。彼時(shí)正值中國歷史上繼春秋戰國后的又一大分裂時(shí)期,匈奴、鮮卑、氐、羯、羌等北方馬背民族建立了十六個(gè)小國家,吐谷渾部落在西遷過(guò)程中與很多部族抗衡較量,經(jīng)過(guò)30多年的漂泊游牧與艱苦卓絕的遷徙,最終從內蒙古河套平原西渡隴山洮水抵達枹罕(今甘肅臨夏一帶),約于公元329年正式建立政權。

  其后,吐谷渾王國對外實(shí)行“聯(lián)羌共治”“遠交近攻”“倚一強而遏諸鄰”等諸多舉措,與多個(gè)政權都有交往,甚至相互通婚。例如,陜西省西安市長(cháng)安區發(fā)掘出的吐谷渾暉華公主墓志中記載的歷史信息,生動(dòng)反映出吐谷渾、西秦、柔然、西魏、東魏相互聯(lián)姻的史實(shí)。隋唐王朝也都曾與吐谷渾聯(lián)姻。

  同時(shí),歷代吐谷渾君主都巧妙順應形勢,大力發(fā)展畜牧業(yè),召集撫納周邊部眾和鄰國百姓,保存自身、向四周擴張勢力,直至成為西北地區舉足輕重的強國,全盛時(shí)期地跨今甘肅、四川、青海、新疆的廣大地域,東到今甘肅南部、四川西北,西至今新疆若羌、且末,南抵今青海南部,北隔祁連山與河西走廊相接。

  

青海湖畔伏俟城遺址遠景。伏俟城是吐谷渾王城。蔡林海 攝

  中新社記者:吐谷渾歷代君主怎樣看待中原王朝與漢文化?

  胡芳:崇尚并廣泛吸納漢文化,是吐谷渾王國的一大特征。早在遼東時(shí),慕容鮮卑就開(kāi)始接受漢文化。吐谷渾建政后,“建官多效中國”,置長(cháng)史、司馬、將軍等官職,形成國家的統治機構。在政治方面分封子弟、各族首領(lǐng)統管一方,與中原封建分封制本質(zhì)相同。

  吐谷渾歷代君主擁護中原王朝,主動(dòng)頻繁地遺使上表、進(jìn)獻特產(chǎn)。如《魏書(shū)·吐谷渾傳》記載,吐谷渾阿豺王曾登上西嵹(jiàng)山(今甘肅洮河上游),望著(zhù)白龍江水東流,發(fā)出“水尚知歸,吾雖塞表小國,而獨無(wú)所歸乎”的感嘆,表明對中原王朝的歸屬感。吐谷渾貴族子弟亦從小接受儒學(xué)教育,官員能識文斷字。公元663年吐谷渾被吐蕃攻滅,以吐谷渾王諾曷缽和弘化公主為首的王室貴戚投奔唐朝、在朝任職,儼然成為漢族士大夫,普通部眾則與當地漢族和其他民族在長(cháng)期交往交流中逐漸融為一體。

  中新社記者:近些年,甘青兩地均考古發(fā)掘出唐(吐蕃)時(shí)期墓葬,兩地墓葬有何異同?說(shuō)明什么問(wèn)題?

  胡芳:甘肅武威唐代吐谷渾王族墓葬群的出土文物以唐代特色為主,喪葬禮儀也按照中原執行,但還是保留了部分本民族喪葬習俗。青海海西一帶的吐蕃時(shí)期墓葬,帶有濃烈的吐蕃文化特征,卻又與西藏地區典型的吐蕃墓不同。近年來(lái),周偉洲、韓建華、仝濤等學(xué)者指出,這些墓葬與吐蕃統治下的吐谷渾人相關(guān)。

  甘青兩地墓葬大致處于同一時(shí)期,呈現出吐谷渾文化的不同面貌,恰恰反映吐谷渾與其他民族相互交融的史實(shí)。吐谷渾被吐蕃攻滅后,部分王室投奔唐朝,其故地推行吐蕃化的政策與管理體系,留居在當地的吐谷渾部眾漸漸融入吐蕃之中。

  一部吐谷渾史,就是一部中國北方民族的遷徙和交融史。吐谷渾叱咤風(fēng)云350余年,最終融入漢族、吐蕃等民族,其遷徙、興衰正是中華民族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“分久必合”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,為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形成提供鮮活例證。作為一個(gè)獨立的民族和政權,吐谷渾即便歸順唐朝或被吐蕃征服,墓葬中依然包含鮮明的本民族文化元素,可見(jiàn)其對自身文化的高度認同與堅持。

  中新社記者:吐谷渾人留下伏俟城、河厲橋等遺址遺跡,培育“青海驄”等畜種,反映出什么?

  胡芳:這些均從側面反映了吐谷渾人在中西交通史上的貢獻。吐谷渾可汗一改游牧民族“逐水草無(wú)城郭”的舊俗,在青海湖畔茫茫草原上建起伏俟城,與控制交通的目的有關(guān);吐谷渾人利用黃河水道要沖處的狹窄地形,以岸邊巨石和木材修成河厲橋,使黃河天塹變通途;他們將忍饑耐旱的駱駝作為交通運輸工具大量養殖,青海海西都蘭熱水墓群2018血渭一號墓出土的銀質(zhì)印章左半刻一雙峰駝,表明駱駝在吐谷渾王國的重要地位。

  

青海海西都蘭熱水墓群2018血渭一號墓。馬銘言 攝

  此外,史籍多次記載吐谷渾向南朝、西魏進(jìn)貢“舞馬”,吐谷渾所在的青海地區歷來(lái)產(chǎn)良馬,歷史上聞名遐邇的“青海驄”也是善于養馬的吐谷渾人培育出的。吐谷渾向歷朝中央政權遣使通貢,“以獻為名、通貿市賣(mài)”,后與中原王朝在沿邊選定地點(diǎn)開(kāi)設互市,本質(zhì)上是為了彌補牧業(yè)經(jīng)濟的不足而發(fā)展出的貿易關(guān)系。

  吐谷渾人修城筑橋、改良畜種,都是為了進(jìn)行絲綢之路青海道上的商貿活動(dòng)?!赌淆R書(shū)》中將吐谷渾境內通往益州(今四川成都)的道路稱(chēng)為“河南道”,又稱(chēng)“吐谷渾道”“青海道”,基本路線(xiàn)是從青海湖東岸向東南行,過(guò)黃河經(jīng)今青海黃南、四川松潘到達成都,再沿長(cháng)江南下到達建康(今江蘇南京)。直到唐朝中期“青海道”依舊為世人熟知,李賀詩(shī)云“天含青海道,城頭月千里”。

  中新社記者:經(jīng)營(yíng)絲綢之路青海道上的東西方商貿活動(dòng),對吐谷渾民族精神和文化心態(tài)的形成有何影響?

  胡芳:維護和推動(dòng)絲綢之路青海道上的東西方經(jīng)濟文化交流,是吐谷渾人最重要的歷史貢獻。從公元5世紀至7世紀,吐谷渾人在絲綢之路青海道上長(cháng)期擔任翻譯、向導、護衛、代理等“中介者”角色,吐谷渾境內從青海湖向北、東、東南、西、西南都有暢通的交通路線(xiàn)。南北朝至隋初,絲綢之路主干道河西走廊因地方政權割據和戰亂通行受阻,來(lái)往使者、商旅、僧人均取道吐谷渾,吐谷渾也借此機會(huì )發(fā)展與中原、江南、漠北、西域、西藏和南亞的貿易。從近年來(lái)青海海西都蘭熱水墓群的考古發(fā)掘看,吐谷渾政權滅亡后,吐谷渾道又繼續興盛了一個(gè)時(shí)期。

  

青海海西都蘭熱水墓群環(huán)境。馬銘言 攝

  商貿業(yè)成為吐谷渾賴(lài)以生存的重要產(chǎn)業(yè)之一。吐谷渾人“事惟賈商道”“徒以商譯往來(lái)”(《宋書(shū)》),采取政策性措施保護商貿活動(dòng),甚至能夠實(shí)行“國無(wú)常賦,須則稅富室商人以充用焉”(《魏書(shū)·吐谷渾傳》)的賦稅政策。雖然身處環(huán)境嚴酷的高原,但吐谷渾人在長(cháng)期商貿活動(dòng)中,不斷完善和密集交通路線(xiàn),積累大量財富,同時(shí)形成廣容博納的文化心態(tài)和積極進(jìn)取、勇于開(kāi)拓的民族性格。

  

青海海西都蘭熱水墓群出土的葉瓣花卉紋錦,展出于青海省博物館。馬銘言 攝

  中新社記者:吐谷渾政權留給后世什么啟示?如何幫助當下理解各民族“各美其美、美美與共”的深刻內涵?

  胡芳:吐谷渾政權興起之時(shí),河西鮮卑禿發(fā)氏也在今青海河湟地區建立南涼政權。禿發(fā)與吐谷渾同屬鮮卑分支,且兩個(gè)政權毗鄰,但命運截然不同。南涼統治者窮兵黷武、四處征伐,國力不斷消耗,最終存國僅18年;而吐谷渾王國招納安撫周邊部眾,集中力量發(fā)展生產(chǎn)、積累財富,不斷壯大國力、保持旺盛生命力。

  利用東西方國際貿易中繼站的區位優(yōu)勢,吐谷渾積極推行發(fā)展商貿、維護交通、友好對外的政策,努力營(yíng)造利于自身發(fā)展的內外部環(huán)境。以史為鑒,可知興替。今天的各民族也要緊跟時(shí)代步伐,繼續發(fā)揚堅韌不拔的奮斗精神和包容和善的團結精神。(完)

  受訪(fǎng)者簡(jiǎn)介:

  

胡芳。馬銘言 攝

  胡芳,青海省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文史研究所研究員,長(cháng)期致力于青海地域文化研究,獨立、合作出版《土族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現狀調查研究》《草原王國吐谷渾》等著(zhù)作10余部,主持2項國家社科基金西部項目,在報紙和學(xué)術(shù)期刊發(fā)表論文70余篇,主持、參與完成研究報告10余篇,科研成果曾獲10次省部級獎勵,曾獲“2020—2021年度青海省優(yōu)秀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人才”“2022年度‘昆侖英才·文化名家’暨‘四個(gè)一批’拔尖人才”等榮譽(yù)稱(chēng)號。

【編輯:劉陽(yáng)禾】
發(fā)表評論 文明上網(wǎng)理性發(fā)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(wù)協(xié)議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評論

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