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考生規劃專(zhuān)業(yè)的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,專(zhuān)業(yè)嗎?

分享到:
分享到:

為考生規劃專(zhuān)業(yè)的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,專(zhuān)業(yè)嗎?

2024年07月01日 07:55 來(lái)源:工人日報
大字體
小字體
分享到:

  各地高考分數線(xiàn)公布后,志愿填報成為考生和家長(cháng)關(guān)心的話(huà)題。今年高考季,一些機構面向考生提供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,有不少聲稱(chēng)憑借行業(yè)經(jīng)驗給出填報參考建議,收費動(dòng)輒上萬(wàn)元甚至數萬(wàn)元,這類(lèi)服務(wù)真的專(zhuān)業(yè)嗎?《工人日報》記者對此進(jìn)行了調查。

  志愿填報服務(wù)成“熱門(mén)生意”

  6月23日,北京市2024年高考分數公布前2天,記者以考生家屬身份來(lái)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區的一家高考志愿填報機構內咨詢(xún)。一位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了往屆的輔導案例,服務(wù)購買(mǎi)高峰期從5月持續到6月底,并強調“輔導老師都具備高招經(jīng)驗以及心理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等方面的背景”。記者看到,價(jià)目表上,輔導老師的收費從1萬(wàn)多元到3萬(wàn)多元不等。

  “我們聊了一上午,老師講了很多我們之前不知道的招生政策?!碧匾廒s來(lái)該輔導機構的河北考生家長(cháng)何蘭(化名)說(shuō),她為孩子簽約了相關(guān)服務(wù)?!凹纫顚W(xué)校還要填專(zhuān)業(yè),我們不太懂,1萬(wàn)多元雖然有點(diǎn)貴,還是想力所能及地對孩子負責?!边@位家長(cháng)表示。

  近年來(lái),和何蘭一樣通過(guò)咨詢(xún)機構或規劃師為高考志愿填報付費的家長(cháng)不在少數,付費需求增多,帶動(dòng)高考志愿填報成了“熱門(mén)生意”。

  與此同時(shí),市場(chǎng)上也出現了一些魚(yú)龍混雜的現象。記者調查發(fā)現,有的志愿填報輔導機構急于擴充業(yè)務(wù),快速招募所謂高考志愿填報規劃師后,僅簡(jiǎn)單培訓一些“話(huà)術(shù)”就安排上崗;有的機構在直播間引流,提供實(shí)際輔導時(shí)卻“貨不對板”,服務(wù)水平大打折扣;還有一些個(gè)人高價(jià)出售所謂的“高考志愿填報資料包”,而其中的數據、內容陳舊甚至不真實(shí)……

 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(cháng)熊丙奇表示,一些“網(wǎng)紅機構”或“名師”利用考生、家長(cháng)的焦慮心態(tài),兜售高價(jià)志愿填報服務(wù),而提供的服務(wù)卻并不專(zhuān)業(yè),給考生和家長(cháng)的院校、專(zhuān)業(yè)信息并不全,容易對考生和家長(cháng)產(chǎn)生誤導。

  重在幫助考生認識自我了解專(zhuān)業(yè)

  業(yè)務(wù)規模逐年漸長(cháng)的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,到底能提供哪些服務(wù)?填報機構或規劃師是否真的掌握行業(yè)“信息差”?

  “在學(xué)生生涯規劃的過(guò)程中,高考志愿填報屬于其中的一個(gè)決策行為?!备呖贾驹柑顖笠巹潕熃钴姀?019年開(kāi)始專(zhuān)職提供一對一的輔導服務(wù)。在他看來(lái),要完成志愿填報這個(gè)決策,需要幫助考生完成了解自我的內部探索、認識高校專(zhuān)業(yè)和職業(yè)的外部探索,以及根據內外要素的匹配度給出決策方案。

  “以北京市填報要求為例,不包括本科提前批志愿,每位考生要填30個(gè)院校意向,每個(gè)院校6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,難就難在這180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怎么挑、怎么選?!鄙鲜鲚o導機構的工作人員表示,如果服從調劑,基本都能投檔成功,但調劑專(zhuān)業(yè)不一定符合考生和家長(cháng)的期望,規劃師的主要作用就在于通過(guò)多年積累的行業(yè)經(jīng)驗,來(lái)幫助考生降低整體的調劑風(fēng)險。

  對于志愿填報服務(wù)的效果,來(lái)自北京的考生家長(cháng)梁先生持保留意見(jiàn)。盡管已經(jīng)購買(mǎi)了填報服務(wù),梁先生并未將其作為女兒高考志愿填報的唯一參考,主要是希望盡可能全面、高效地掌握填報細節。

  “填報志愿需要兩方面的信息齊全,一是學(xué)校的信息,二是自己的信息。而大多數考生不太明晰自己的優(yōu)勢、潛能和興趣在哪里?!敝袊逃茖W(xué)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在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如果確實(shí)能夠幫助考生將以上兩方面信息明確,那這個(gè)志愿填報服務(wù)是有效的,但如果僅僅以掌握的高校、專(zhuān)業(yè)和政策等外部信息為主要服務(wù)內容就收取高額服務(wù)費,顯然是不合適的。

  探索多渠道信息共享和互補

  6月19日,教育部發(fā)布2024年高考志愿填報十問(wèn)十答,建議考生和家長(cháng)及時(shí)關(guān)注本地官方權威渠道發(fā)布的消息內容,在信息查詢(xún)時(shí)認準官方權威渠道。同時(shí),教育部今年首次在“陽(yáng)光高考平臺”推出免費的陽(yáng)光志愿信息服務(wù)系統,將海量數據系統集成,進(jìn)行個(gè)性化匹配推薦,從專(zhuān)業(yè)、就業(yè)、職業(yè)等多方面幫助考生了解學(xué)校和專(zhuān)業(yè)。

  “數據詳細、查詢(xún)方便的信息服務(wù),可以幫助考生和家長(cháng)做更為理性的志愿選擇。每所高中學(xué)校,也可利用這一免費志愿填報信息服務(wù)系統,對考生和家長(cháng)進(jìn)行指導?!毙鼙嬲J為。

  記者注意到,多地高中、大學(xué)也在積極主動(dòng)地為考生和家長(cháng)提供信息參考,通過(guò)多種渠道促進(jìn)報考資源共享和信息互補。

  熊丙奇提醒,要從考生的興趣、能力出發(fā),報考適合的院校和專(zhuān)業(yè),不能盲目跟風(fēng)追逐“熱門(mén)”,切勿迷信機構宣傳的掌握所謂“內部信息”,避免陷入高考招生詐騙和志愿填報詐騙。

  來(lái)源:工人日報

【編輯:劉陽(yáng)禾】
發(fā)表評論 文明上網(wǎng)理性發(fā)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(wù)協(xié)議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評論

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