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西問(wèn)·漢學(xué)家丨石靜遠:AI時(shí)代,漢字如何延續古今輝煌?

分享到:
分享到:

東西問(wèn)·漢學(xué)家丨石靜遠:AI時(shí)代,漢字如何延續古今輝煌?

2024年06月13日 20:26 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大字體
小字體
分享到:

  中新社北京6月13日電 題:AI時(shí)代,漢字如何延續古今輝煌?

  ——專(zhuān)訪(fǎng)耶魯大學(xué)東亞語(yǔ)言與文學(xué)系教授石靜遠

  作者 楊雅惠

  漢字,別稱(chēng)方塊字,是漢語(yǔ)的記錄符號。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,也是迄今為止持續使用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的文字。耶魯大學(xué)東亞語(yǔ)言與文學(xué)系教授、《漢字王國:讓中國走向現代的語(yǔ)言革命》(Kingdom of Characters: The Language Revolution That Made China Modern)作者石靜遠(Jing Tsu)近日接受中新社“東西問(wèn)”專(zhuān)訪(fǎng),講述了漢字發(fā)展和革新故事,解析漢字流傳至今的因由。

  漢字革新的故事鮮為人知

  漢字延續數千年,其獨特魅力一直令西方世界著(zhù)迷。漢字的發(fā)展歷史,尤其是近現代以來(lái)漢字如何在西方字母語(yǔ)言主導的技術(shù)世界中生存的故事,一直鮮為人知。石靜遠的著(zhù)作《漢字王國:讓中國走向現代的語(yǔ)言革命》從西方學(xué)者的視角講述這個(gè)陌生的故事。

  所有關(guān)鍵的現代通信技術(shù)——從電報、打字機到計算機——都是為字母語(yǔ)言設計的,對漢字的發(fā)展構成巨大挑戰。然而,一群先驅幫助漢字突破了技術(shù)瓶頸,讓漢字繼續蓬勃發(fā)展??梢哉f(shuō),漢字現代化的歷史不僅是技術(shù)革新的歷史,更是東西方文化碰撞的隱秘歷史。

  石靜遠舉例,漢字電碼本的革新與一位中國人息息相關(guān),卻被西方世界忽略。19世紀70年代,西方國家迫切希望通過(guò)中國市場(chǎng)在電報業(yè)獲得優(yōu)勢。一位名叫張德彝的中國官員在此時(shí)改進(jìn)了漢字電碼本,令電碼索引更加合理,包含的字也更多。然而西方甚至連張德彝的名字都搞錯了。張德彝原名張德明,字在初,在他發(fā)明的電碼本上署了自己的原名和字——“德明在初”。一些西方歷史學(xué)家因此誤以為他的名字叫“德明在”,導致張德彝這樣重要的發(fā)明者在20世紀大部分時(shí)間內湮沒(méi)無(wú)聞。

  另外一個(gè)例子是,很少有人知道漢化計算機的誕生也與中國人息息相關(guān)。麻省理工學(xué)院的工程師塞繆爾·考德威爾(Samuel Caldwell)被認為是漢化計算機的先驅?zhuān)珜?shí)際上,如果沒(méi)有中國研究生李凡的幫助,漢化計算機根本無(wú)從談起,因為考德威爾一個(gè)漢字都不認識。李凡后來(lái)也在東西方科技交流中發(fā)揮重要作用,遺憾的是,他的作用也常常被忽視。

  漢字流傳是中國人努力的結果

  語(yǔ)言文字得以流傳的契機是不斷簡(jiǎn)化。漢字對大多數非母語(yǔ)用戶(hù)來(lái)說(shuō)學(xué)習困難,但在電腦上打出漢字卻十分容易,漢字輸入法有多達十幾種。在人工智能、大型語(yǔ)言建模和ChatGPT時(shí)代,漢字是一種具有強大數字影響力的全球主要文字。

  石靜遠認為,正是中國人非凡的智慧和韌性讓漢字得以發(fā)揚光大。中國人學(xué)會(huì )了如何像分解單詞的字母一樣分解漢字的字符,然后將各個(gè)部分重新組裝在一起。中國科學(xué)家和語(yǔ)言改革者改變了對漢字的舊思維習慣,并將字母表的優(yōu)勢融入了漢字的書(shū)寫(xiě)系統,利用字母的力量為漢字服務(wù)。

在美國一家中文學(xué)校夏令營(yíng),老師用象形圖案教孩子們認識漢字。廖攀 攝

  在早期的交往中,外國人對漢字十分陌生,這給中國增添了幾分神秘色彩。而幾個(gè)世紀以來(lái),外國人對漢語(yǔ)認知的變化,也映射出他們對中國態(tài)度的變化。在17世紀,歐洲人進(jìn)行了一場(chǎng)凈化語(yǔ)言使用的運動(dòng),使其更方便同上帝交流,漢語(yǔ)則被歐洲人視為失落的“上帝母語(yǔ)”。18世紀,英、法、德、葡、荷等國家相互競爭殖民地的影響力,“破譯”中文成為一場(chǎng)運動(dòng)。那是西方人覺(jué)得漢字最“浪漫”的時(shí)候,他們崇拜漢字,并創(chuàng )造了關(guān)于它的起源和重要性的幻想。

在成都大運會(huì )運動(dòng)員村,捷克運動(dòng)員使用電子屏學(xué)寫(xiě)漢字。陳超 攝

  而偏見(jiàn)則在19世紀尤為明顯。當時(shí)的理論認為,強者剝削弱者具有正當性。因此,漢字的地位突然直線(xiàn)下降,被認為是落后的、原始的和過(guò)時(shí)的。

  “手機打字雖方便,但更喜歡看父母寫(xiě)書(shū)法”

  “與前幾個(gè)世紀的情況一樣,當前世界對漢字和漢語(yǔ)的興趣反映出當代中國是一個(gè)強大的國家”,石靜遠在談及漢字吸引力時(shí)說(shuō),“對漢語(yǔ)的興趣反映出人們對中國未來(lái)的預期。漢字之所以有吸引力,有時(shí)甚至會(huì )被西方人認為很酷,這是中國人努力的結果?!?/p>

  石靜遠認為,漢字的推廣增強了現代全球通信技術(shù)(如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人工智能等)的能力,促進(jìn)中國在世界上取得成功。如果不能在數字時(shí)代使用中文,許多東西都不可能實(shí)現。

  今天漢字更多的是通過(guò)計算機或智能手機呈現,但石靜遠仍然懷念父母的手寫(xiě)體。石靜遠在9歲時(shí)移民美國,父母都來(lái)自中國。她回憶說(shuō):“在我的成長(cháng)過(guò)程中,我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就是看父母寫(xiě)字,因為他們的書(shū)法風(fēng)格截然不同。我父親每一筆都寫(xiě)得緩慢而收放自如,充滿(mǎn)了深層表現力。相比之下,我母親的書(shū)法自由而藝術(shù),每一筆都以無(wú)憂(yōu)無(wú)慮的方式揮毫,而且總是寫(xiě)得很快——就像她的個(gè)性一樣?!?/p>

2024年6月,美國艾奧瓦州中學(xué)生“友誼傳承”研學(xué)團師生來(lái)到石家莊外國語(yǔ)學(xué)校,美國中學(xué)生與中國學(xué)生將書(shū)寫(xiě)的漢字互換留念。翟羽佳 攝

  雖然語(yǔ)言學(xué)習和腳本表達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技術(shù)的影響,但石靜遠認為語(yǔ)言的獨特之處和人們身份的獨特之處一樣無(wú)法被磨滅。自19世紀以來(lái),中國人一直在試圖存續漢字,使其與并非為其設計的技術(shù)兼容,以實(shí)現全球化和現代化。他們的目標是,幫助漢字在不失去其作為中國最重要文化遺產(chǎn)的情況下,獲得現代特征?!岸嗵澚怂麄兊姆瞰I精神和獨創(chuàng )精神,最終他們成功了。所以我并不擔心漢字書(shū)寫(xiě)的未來(lái)?!?/p>

  石靜遠說(shuō),漢字革命是20世紀持續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的革命,至今仍未結束?!拔移诖吹降氖菨h字如何創(chuàng )造自己的優(yōu)勢,并利用未來(lái)的技術(shù)凸顯自己的特色。我希望ChatGPT和大型語(yǔ)言建模之后,無(wú)論發(fā)生什么,都能找到一種方法來(lái)保存和重新連接漢字的人文體驗。畢竟,這是它在現代得以存續的主要原因——擁有熱愛(ài)這種語(yǔ)言并盡全力確保它能傳播給后代及中國以外世界的一群人?!?完)

  受訪(fǎng)者簡(jiǎn)介:

  石靜遠(Jing Tsu),哈佛大學(xué)東亞語(yǔ)言與文明系博士,耶魯大學(xué)東亞語(yǔ)言與文學(xué)系教授,研究興趣涵蓋離散與華語(yǔ)語(yǔ)系研究、區域研究、比較文學(xué)和中國科技史。著(zhù)有《漢字王國:讓中國走向現代的語(yǔ)言革命》(Kingdom of Characters: The Language Revolution That Made China Modern)等。

【編輯:劉陽(yáng)禾】
發(fā)表評論 文明上網(wǎng)理性發(fā)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(wù)協(xié)議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評論

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