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以中國·運載千秋 | 人在船上,船在水上,水在無(wú)盡上

分享到:
分享到:

何以中國·運載千秋 | 人在船上,船在水上,水在無(wú)盡上

2024年06月30日 09:21 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大字體
小字體
分享到:

  中新網(wǎng)鎮江6月30日電(記者 郎朗)再等11艘船,自山東起航的張船長(cháng)就能通過(guò)江蘇鎮江諫壁船閘。

  船,以“噸”計;每40分鐘放一次閘,一次能進(jìn)出8艘船左右,24小時(shí)晝夜不停。他看著(zhù)前方弧形的閘門(mén),計算著(zhù)自己大概什么時(shí)候會(huì )接到調度員的電話(huà)。

  動(dòng)動(dòng)蕩蕩的河面上,時(shí)間和重量單位能幫助建立秩序感。從14歲上船討生活開(kāi)始,張船長(cháng)就在練習建立陸地和水上生活的兩套坐標,已經(jīng)20年了。

  他是喝著(zhù)運河水長(cháng)大的。小時(shí)候,爺爺在這里搖著(zhù)木船送糧食;現在,他開(kāi)著(zhù)鋼筋鐵骨、吃油的貨船拉煤炭,送鋼材,運黃砂。

  這一趟,是他今年在大運河上的第三次航程;但對大運河來(lái)說(shuō),行船駛過(guò)的波紋幾千年來(lái)從未平靜過(guò)。

  人在船上,船在水上,水在無(wú)盡上。

  圖為諫壁船閘。郎朗 攝

  從“江南第一閘”到“世界第一閘”

  對江蘇學(xué)生來(lái)說(shuō),人生中總有一道題,要幫船閘計算放水蓄水的時(shí)間,或者要承受的壓力。

  《國際運河古跡名錄》中提到,中國大運河是第一條實(shí)現“穿山越嶺”的運河,流經(jīng)之處地形高差最大可達40米。

  船閘,能讓南來(lái)北往的船只在大大小小的落差中平穩渡過(guò)。隨著(zhù)閘門(mén)開(kāi)啟閉合,水位升降,船就像搭電梯一樣上上下下,等到閘內水位和外部江河水位一致時(shí),船就能平穩駛出。

  地處江河交匯處的鎮江,得長(cháng)江、運河之利,自古就是連接蘇南蘇北的貨物集散中心?!棒镀A轉粟三千里,燈火臨流一萬(wàn)家”。清代詩(shī)人查慎行當年乘船經(jīng)過(guò)大運河鎮江段時(shí),感慨于河面漕運繁忙、兩岸商賈云集的盛景。直到現在,航道上的船只仍絡(luò )繹不絕。

  諫壁船閘扼守長(cháng)江南岸,長(cháng)年為各地運輸船舶保駕護航?!白鳛樘K南運河唯一直達通江的一座船閘,每天24小時(shí),全年365天不間斷地為廣大船民提供過(guò)閘服務(wù)?!辨偨懈酆绞聵I(yè)發(fā)展中心副主任張濤說(shuō)。

  自1980年通航以來(lái),諫壁船閘年通過(guò)貨物量連年增長(cháng),長(cháng)期處于超負荷運轉狀態(tài)。最初的諫壁船閘年設計貨物通過(guò)量?jì)H2100萬(wàn)噸。至2022年,諫壁船閘當年船舶通過(guò)量已達2.0 億噸、貨物通過(guò)量1.18 億噸。

  可能很多鎮江本地人都不知道,自己生活的城市,有這樣一座“江南第一閘”,眼下,它馬上要創(chuàng )一個(gè)世界紀錄。

  圖為正在改造升級的諫壁船閘。郎朗 攝

  2023年3月,諫壁一線(xiàn)閘擴容改造工程正式啟動(dòng),除船閘本身的改造升級,還配合著(zhù)與其同期的京杭運河蘇南段航道“三改二”工程(三級航道升級為二級航道),這意味著(zhù)蘇南蘇北運河航道從此進(jìn)入同一標準,船只可以通行無(wú)阻。

  張濤介紹,之前蘇南蘇北運河標準不一,過(guò)大船只無(wú)法駛入蘇南段運河,需在長(cháng)江過(guò)駁,把大船上的貨物通過(guò)小船分運。改造完成之后,南北可以統一通航,既大大提高通航效率,也對長(cháng)江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起到重要保護作用。

  諫壁一線(xiàn)船閘的擴容升級將于2025年完工。建成后的一線(xiàn)船閘長(cháng)370米,寬34米,深6米,年貨物通過(guò)量可達1.7億噸,年船舶通過(guò)量可達2.5億噸,是現有一線(xiàn)閘通過(guò)能力的2.5倍,可全天候暢行2000噸大船。

  它將成為世界內河最大單梯級船閘。

  圖為諫壁船閘附近“江河交匯”標識。 郎朗 攝

  “水上高速”裝上“智慧大腦”

  無(wú)論從閘內還是閘外來(lái)看,呈“人”字弧形的閘門(mén)都像張開(kāi)的懷抱,等待遠方的行船。

  除了要在這里根據調度排隊通行,來(lái)往運輸的船只也需要按規定辦理相關(guān)繳費安全檢查等手續。換句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,諫壁船閘也相當于陸地高速公路上的收費站。

  過(guò)閘前,張船長(cháng)已經(jīng)在手機APP上進(jìn)行申報,填寫(xiě)起點(diǎn)和終點(diǎn)、船舶凈高、預計到達時(shí)間、船舶吃水、貨物種類(lèi)等信息,完成申報后會(huì )生成登記號,他可以在待查信息里看到具體的排序,輪到自己的時(shí)候,會(huì )有調度員打電話(huà)通知。

  早在2016年,諫壁船閘就在江蘇率先試點(diǎn)運行水上ETC,并于2018年正式推行“便捷過(guò)閘”系統。經(jīng)過(guò)多次升級,諫壁船閘目前已實(shí)現船民不上岸就能過(guò)閘,水上ETC使用率達99%以上。

  “以前可沒(méi)有這么方便?!睆埓L(cháng)回憶,過(guò)去自己要下船買(mǎi)票,再去排隊,整個(gè)過(guò)程大概要2小時(shí),而現在只要1分鐘。

  圖為張船長(cháng)上岸處理生活垃圾。郎朗 攝

  不僅有速度,這里還有溫度。等待期間,他的快遞可以在服務(wù)區的快遞柜里放一個(gè)月;如果需要處理生活污水,但沒(méi)有泊船的位置,會(huì )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小船開(kāi)到他面前,抽走污水,這樣的服務(wù),免費。

  盡管已經(jīng)處于領(lǐng)先地位,但對追求“更強”的“蘇大強”來(lái)說(shuō),還不夠。

  “現在船只過(guò)閘,需要自己在手機上申報,調度員通過(guò)電話(huà)或電臺跟船主確認位置信息,工作量大,效率低,信息核實(shí)困難?!碧K南運河鎮江段“三改二”工程建設現場(chǎng)指揮辦主任李俊介紹,諫壁船閘正在整合物聯(lián)網(wǎng)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最新科技,真正落實(shí)之后,遠在20公里外的船只也能被感應。

  “到時(shí)候系統能自動(dòng)識別并準確追蹤進(jìn)入鎮江水域的船只,計算機系統接收到船只過(guò)閘申請后,會(huì )對它們進(jìn)行排序,通知過(guò)閘時(shí)間和閘內泊位,對大船和小船排列組合,盡量讓一閘通過(guò)更多的船只?!?/p>

  這片土地、這條河總是帶來(lái)新的驚喜和令人嘆為觀(guān)止的變化。上世紀80年代,東風(fēng)帶來(lái)的銳意進(jìn)取和不斷超越,在諫壁船閘這里舳艫千里,生生不息。

  圖為中國漕運博物館中的瓷器碎片。郎朗 攝

  千年漕運 萬(wàn)古江流

  如果諫壁船閘體現了大運河漕運的現在和未來(lái),那么,沿著(zhù)運河一路北上,在淮安,你能看到它的過(guò)去。

  2500年前,吳王夫差開(kāi)鑿邗溝,南起揚州長(cháng)江邊,北至淮安淮河,北端的入淮口被稱(chēng)為“末口”,這也是淮安“古末口”名稱(chēng)的由來(lái)。古末口遺址博物館里殘存的磚墻體結構,還能分得清閘壩和碼頭,專(zhuān)家說(shuō),這里曾是宋代之前沿用的盤(pán)糧過(guò)壩碼頭遺址。

  明清時(shí)期,當時(shí)國家管理漕運的最高機構——漕運總督署就設在如今的淮安?!盎春铀W(wǎng)縱橫,在淮安清江浦有個(gè)大閘,這是北上和南下重要的轉折點(diǎn)。到了這里,如果要繼續北上,就得騎馬;如果要南下,水路坐船會(huì )更方便?!?楚州博物館副館長(cháng)、中國漕運博物館策展人張弛介紹。

  在中國漕運博物館,船上人家的生活遺跡、府衙的殘影、制度的演變,通過(guò)史料、文物、多媒體互動(dòng)等形式呈現著(zhù)千年漕運的歷史潮汐。

  前浪奔涌,后浪磅礴,這條河不斷向前奔騰、時(shí)時(shí)更新自我。

  千年以前,一批浙江龍泉窯出品的瓷器來(lái)到淮安進(jìn)行質(zhì)檢,不合格的殘次品被通通打碎。直到2008年,一處兩百多平方、有將近三十噸龍泉窯瓷片的殘次品堆積坑重見(jiàn)天日。

  昔日那些完美的成品已不知歸處,這些埋在歷史泥沙中的殘次品碎片,卻告訴世人,那些年,運河上從浙江通過(guò)、運輸瓷器的船隊有多么氣勢恢宏。

  這種恢弘,叫“china”。

  這種恢弘,就在今天,更在未來(lái)。(完)

【編輯:劉陽(yáng)禾】
發(fā)表評論 文明上網(wǎng)理性發(fā)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(wù)協(xié)議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評論

頂部